产品中心chanpinzhongxin
火狐全站app苹果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产品中心
手机壳第一股杰美特业绩惊现“滑铁卢”
时间:2022-07-01 01:37:51|来源:火狐iOS下载 作者:火狐体育苹果版 字号[大][中][小]

  2020年8月,“手机壳第一股”杰美特(300868,SZ;昨日收盘价17.24元)结束五年的IPO长跑,最终如愿登陆资本市场。今年4月20日,杰美特发布上市后首个完整财年的年报——2021年年报,业绩却惊现“滑铁卢”:去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大跌七成,盈利仅2642万元,为上市前2019年的五分之一,扣非净利润更是由盈转亏。占据公司营业收入六成以上的ODM/ OEM业务(代工生产业务)毛利率直接腰斩,从2020年的26.26%降至2021年的13.75%。事实上,2014年来,杰美特ODM/OEM业务毛利率震荡走低,从2014年的最高38.16%,2018年已下降12个百分点,2019年短暂反弹后持续下跌,至2021年已跌去24个百分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还发现,杰美特与供应商的关系错综复杂。除招股书披露的两个主要供应商的设立者是公司前员工之外,记者还调查走访发现,有一供应商在杰美特子公司租约到期后一个月便进驻其旧厂房,供应商员工甚至称自家公司为杰美特的分公司。也有供应商注册地址厂房内赫然出现杰美特公司的标识。这些供应商之间,也存在人员和地址的关联。

  杰美特的主要产品是手机保护壳、平板电脑保护壳,商业模式分为ODM/ OEM代工模式和自有品牌模式。近两年ODM/OEM业务的销售占比超过60%,是重要的业绩支撑。

  2021年,杰美特实现营业收入7.15亿元,同比降低16.35%;实现归母净利润2642.02万元,同比降低75.16%;扣非净利润更是直接由盈转亏,亏损749.81万元,若非公司投资理财及结构性存款带来的收益,怕是上市后的首个完整财年就陷入亏损。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销量下滑,具体来看,2021年公司ODM/ OEM业务和自有品牌业务的销量分别减少49.45%和17.97%(该处同比增减比例有误,记者根据杰美特披露的产销数据计算,ODM/OEM业务销量同比下滑比例应为33.09%,自有品牌业务的销量下滑比例应为15.23%)。

  销量下滑,主要来自于下游大客户需求的减弱。华为是杰美特的重要客户,招股书(2020年7月注册稿,下文如无特殊说明,均为此版本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对华为的销售占比分别为23.47%、40.99%和45.47%。可以说,华为产品的保护壳订单为杰美特贡献了将近一半的收入。不过,近年受缺芯影响,华为出货量下降,由于保护壳产品与智能终端产品为一对一匹配关系,杰美特的订单量也自然出现相应程度的下滑。

  记者注意到,除销量下滑外,2019年~2020年杰美特还出现了毛利率骤降的情况。其主要业务模式——ODM/OEM业务的毛利率在2021年直接腰斩,从2020年的26.26%降至13.75%,下跌12.51个百分点。

  从多次IPO的招股书及上市后年报,我们也可获悉杰美特2014年至今ODM/OEM业务的毛利率变化,从2014年的38.16%,下降至2016年的24.95%,在2019年又反弹至32.08%,2021年又快速下跌至13.75%。毛利率从2014年的最高点下跌了24个百分点,2019~2021年下滑18个百分点,如此“上蹿下跳”的毛利率究竟是因为什么?

  记者对比了招股书中杰美特曾列举的三个可比公司,其中业务模式最为接近的为开润股份。开润股份既有自有品牌,也采取以ODM/OEM的业务模式为小米科技、联想集团等品牌提供包袋类产品的研发设计。杰美特称开润股份与公司业务模式相近,且产品具有一定重合度,开润股份的平板电脑与手机保护套产品与公司的产品属于同类型产品,从产品属性上具有可比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开润股份近三年年报发现,2019年~2021年开润股份代工制造业务(与杰美特OEM/ODM业务类似)的毛利率分别为32.57%、29.21%、25.97%,与杰美特同为下滑趋势,但总下滑幅度为6.6个百分点,低于杰美特近三年的下滑幅度(18个百分点)。

  那么,是什么让杰美特近年的代工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呢?直接看来,杰美特ODM/OEM业务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分别同比下滑17.02%和2.95%,由于营业收入的下滑幅度(17.02%)远大于营业成本的下滑幅度(2.95%),导致该业务毛利率骤降。

  为了更清晰地呈现毛利率下滑的原因,记者采用营业成本除以销量的方式剔除销量快速下滑带来的影响。具体分成本类别来看,2021年杰美特ODM/OEM业务的单位产品成本出现了大幅上涨,直接成本中单位直接材料成本上涨46.38%、单位直接人工成本上涨21.82%。

  在2021年年报“影响业绩的主要原因”章节中,杰美特表示“受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公司主要材料的采购成本在不同程度上均有所上涨”。记者查阅了杰美特招股书中关于原料的说明,公司采购的生产材料主要包括主件类、塑胶原料、彩盒、PU料、玻纤板、油漆等。其中,最主要的原料为主件类,主要包括塑胶壳、TPU盒、透明盒等。

  在杰美特波动巨大的毛利率背后是公司营业成本的快速增长,尤其是直接材料成本的激增,而在采购环节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杰美特与供应商的关系似乎错综复杂。

  在招股书中,杰美特就曾披露两个重要的供应商的实控人都是上市公司前员工——供应商东莞市嘉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泰塑胶)、东莞市久瑞硅橡胶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贸顺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上述公司实控人一致,招股书中进行合并披露,合称为“嘉泰系”)的实际控制人王敏、嘉泰塑胶股东周林涛曾在杰美特任职;供应商深圳市旭升泰模具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升泰)、东莞市捷之和塑胶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之和)的实际控制人周平曾在杰美特短暂试用。

  对此,证监会曾在IPO反馈意见中,要求杰美特说明供应商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向周平、王敏控制的供应商采购情况,是否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的情形。

  先来看看捷之和,招股书显示,捷之和(此处由于旭升泰与捷之和为同一实控人,二者在招股书中合并披露)是杰美特2018年、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以及2017年的第二大供应商,杰美特这三年内共计向捷之和采购金额达到1.09亿元。杰美特在招股书中阐述了捷之和实控人周平在公司短暂的任职经历,并表示公司向其采购单价价格公允,不存在导致利益倾斜的情形;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向关联方采购商品或接受关联方提供劳务的经常性关联交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捷之和发现,公司似乎并非招股书所述由前员工设立的独立供应商这么简单。启信宝显示,捷之和最早的工商登记地址为东莞市凤岗镇官井头水库工业区滨河北路1号强发厂区内厂房第B栋1层。2021年7月,捷之和将工商登记地址变更为东莞市凤岗镇五联联兴路30号3号楼101室。

  巧合的是,启信宝显示,杰美特的重要子公司东莞市杰之洋塑胶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洋),其凤岗五联分公司目前的注册地址也为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五联联兴路30号。2021年年报显示,杰之洋租赁了位于东莞市凤岗镇五联新兴村联兴路30号东莞侨安科技园3栋1、2、3层整层的厂房场所,2019年4月1日起租,2021年6月1日终止租赁。

  可以看到,杰之洋2021年6月前的租赁场所与捷之和2021年7月后的工商登记地址,基本一致——同为“联兴路30号”,同为“3号楼(3栋)”,杰之洋租赁的1层整层也包含了捷之和的101室。

  这就意味着,在杰之洋租约到期一个月后,捷之和就把工商登记地址变更为杰之洋的旧厂房。记者的走访也印证了这一点。5月5日中午,记者来到东莞市凤岗镇五联联兴路30号,该地址为东莞侨安科技园,园内有多个楼栋。记者来到该科技园的3栋,在一楼看到捷之和生产车间。记者询问了一名自称在此工作多年的保安:“这里是否是杰之洋?”得到的回答是:“(这里)以前是杰之洋,现在是捷之和。”还有另外一个保安称:“杰之洋就是捷之和。”

  在一楼捷之和生产车间与保安交谈完,随后记者又来到2楼,这里设有捷之和前台接待,一份文件的“公司简介”处写道:“捷之和成立于2008年6月,2016年6月搬迁至东莞市凤岗镇五联侨安工业园,从事手机、数码、通讯产品周边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拥有100多台注塑机,40多台模具生产设备,员工人数从早期的30多人发展到260多人……公司成立以来,先后为华为科技、VIVO、OPPO、华勤科技等客户提供各种规格的配套产品……”

  记者在一楼堆积的纸箱上看到“物料标示单”显示:“供应商:JMT”“订单编号:JZY-P16-211200112”“规格描述:透明TPU”。招股书显示,杰美特2017年~2019年向捷之和的采购内容正包含了TPU盒。

  5月5日中午,记者来到捷之和所在的3栋2楼办公室,以面试者身份应聘。交谈中,捷之和的行政主管表示,捷之和是杰美特的分公司,并且正在招收物料员去杰美特驻场,即人在杰美特工作,工资由捷之和发放。该主管说道:“我们只是分公司,物料员就是拉卡板,工作也蛮轻松的,可以先来这边(捷之和)面试,他(指应聘者,下同)是我们(捷之和)这里的,只是说去那边(杰美特)驻场,工资我们(捷之和)这里给他发。”

  5月6日上午,记者还来到杰美特工业园区——东莞市凤岗镇小布二路5号,这也是杰美特子公司杰之洋的所在地。当记者问及捷之和与杰美特关系时,在此工作多年的保安表示:“以前捷之和是杰美特的分厂……以前在官井头水库工业区那里(即捷之和2021年7月前的工商登记地址)。”

  上述可见,捷之和和杰之洋关系密切,不仅是业务合作,连厂房也前后脚选择在了同个地方。而如果捷之和是独立于杰美特的供应商,那为何会有保安、行政人员等员工称杰美特的子公司“杰之洋就是捷之和”、捷之和是杰美特的“分公司”、“分厂”?

  如此密切的联系之下,让人不禁疑惑捷之和与上市公司之间是否真的如杰美特招股书所言“公司不存在向关联方采购商品或接受关联方提供劳务的经常性关联交易”。

  杰美特还有一个重要供应商为深圳市福鑫成塑胶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鑫成),福鑫成是杰美特2019年的第三大供应商、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2017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三年合计向杰美特销售价值7748.66万元的产品。

  福鑫成的法定代表人为成元凤,福鑫成涉诉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胡平与本案福鑫成公司法定代表人成元凤是夫妻关系,所以使用成元凤的银行账户支付张某等3人工资”。而上述杰美特的供应商捷之和的发起股东、经理也名为胡平,持股比例为40%。那么,福鑫成是否与捷之和有关联关系?

  5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福鑫成注册地址深圳市龙华区观湖街道松元厦社区大布头路341号厂房101,记者问及一员工捷之和的经理胡平是否在这里,员工只问找他什么事情,并没有否认。另有员工表示“福鑫成老板是胡平”、“发工资的是胡平”。

  随后,记者在福鑫成厂房二楼见到了胡平和成元凤,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胡平与成元凤是夫妻关系,胡平做模具出身,有30多年经验,两人提到福鑫成与捷之和、杰美特有多年合作。记者还在厂房内看到,纸箱的标签写着“客户:杰”。

  如果胡平既为捷之和经理,又是福鑫成法定代表人的配偶,那么捷之和和福鑫成是否构成关联关系?若捷之和实际为杰美特所控制,那么福鑫成与杰美特的关系也并非相互独立。

  杰美特招股书曾提及,有两个供应商存在实控人为上市公司前员工的情况,除了捷之和之外,另一个便是嘉泰系。

  嘉泰系是杰美特2018年、2017年的第四大供应商,两年合计向杰美特销售价值2166.89万元的产品。据招股书披露,嘉泰系之一的嘉泰塑胶成立于2014年9月,设立时股东之间的持股比例为曾嵘持股51%,王敏持股29%,周林涛持股20%。其中,王敏在2010年9月至2014年9月期间在杰美特担任营销中心客户经理;周林涛2011年8月至2017年10月担任杰美特总经办主任。

  启信宝显示,嘉泰塑胶自2014年成立以来,注册地址一直为东莞市凤岗镇官井头布心基工业区一路3号B区1、2楼厂房。

  记者还留意到,杰美特2015年的第四大供应商、截至2017年末应付账款第四名东莞市凤岗劲铭塑胶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劲铭塑胶),其经营场所在2018年11月之前也是东莞市凤岗镇官井头布心基工业区一路3号B区厂房2楼。上述两个地址在时间和楼层上均有重合。那么,嘉泰塑胶和劲铭塑胶,又究竟是什么关系?

  5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该地址,发现实际为东莞市盈科盛模具有限公司,园区物业保安、园区内其他工厂员工均表示没有嘉泰塑胶这家公司。随后,记者来到劲铭塑胶2018年11月变更后的经营场所东莞市凤岗镇官井头村水库工业区富民西路一号A栋厂房3楼。

  园区保安、快递员、园区内其他工厂员工均表示,劲铭塑胶已于今年春节前搬走。记者来到3楼,已无人办公,仅剩空荡荡的厂房,但遗留物却出现了杰美特的标识。

  劲铭塑胶厂房墙壁上一则“包装检验区”的“板材加工作业指导书”显示,公司名处为“深圳市杰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市杰之洋塑胶实业有限公司”,客户名处为“HW”。众所周知,杰美特的重要客户便是华为,“HW”是否代表着产品加工后的销售客户是华为?

  劲铭塑胶厂房墙壁上一则“包装检验区”的“板材加工作业指导书”显示,公司名处为“深圳市杰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市杰之洋塑胶实业有限公司”。

  那么,在劲铭塑胶搬走之前,这片厂房到底是谁在此生产?若劲铭塑胶实为杰美特控制下的供应商,且嘉泰塑胶和劲铭塑胶存在实质性的关联关系,杰美特是否控制了上述供应商?这则“板材加工作业指导书”背后还有多少秘密?

  5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就ODM/OEM业务的毛利率波动原因、上述供应商是否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关系采访杰美特,向公司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XML地图 琼ICP备11002727号-3